盐的代价

我粉的rps 全是假的🙂

【血战钢锯岭】六月要去林奇堡 3/19更新

我要转发转发转发转发 写的太棒了

沉醉不起:

(Smitty x Desmond ABO 结婚AU)


【失踪人口回归】


【查看前几章请点击tag里的:六月要去林奇堡】






【8】


“别紧张,你这样说我就知道Smitty去哪儿了。”Desmond装出无可奈何的笑容试图安慰惊慌失措的老妇人,他握住她的手说:“他和Ghoul他们去参加牛仔训练营了,我一直反对这事来着,不过他喜欢,我猜他这段时间工作挺辛苦的想给自己找点乐子。让他去玩吧,别告诉他我知道了,就当我们帮他守着小秘密。”




男孩的话让老妇人松了一口气。Smitty从小叛逆,镇上警长甚至断言这孩子的暴力倾向会让他在成年之后就被关进州监狱。就在夫妻绝望时,Doss家的男孩出现在了Smitty身边,就像一只小羊和一匹小狼交上朋友那样令人吃惊。所有人都看得出Smitty变了,往好的方向在发展。和Desmond订婚让Ryker夫妻在他身上重新看到了希望,他们的养子如果能和这个善良勤劳的omega组成家庭,说不定以后也能是一个体面的教徒,过上令人羡慕的安稳生活。只要Desmond在,夫妻俩都这么觉得,Smitty就走不上歪路,吃得饱穿得暖,儿女成群,牛羊满仓。




送Desmond出门时正巧遇上Ryker先生回家。醉得东倒西歪的男人大骂妻子不打电话通知自己回家,他用残疾的手牵着Desmond自行车龙头,非要亲自送他回家。等Desmond和Ryker夫人好不容易把老头送上床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Ryker夫人陪着Desmond一直走到小路上,她在分别时忍不住为自家儿子说好话:“Smitty很爱你,他不会乱来的。”Desmond笑着亲吻她的脸颊。“是的,我相信他。”




老妇人站在路口一直等到Desmond的自行车消失在大路上才转身回家。她希望自己虔诚的关爱能让男孩感动,进而对Smitty的过错少一些责备。




Desmond像没事人一样回到家中,虽然心情低落,但是他也不想被人看出来,于是连Harold开黄色玩笑也配合着笑了笑。“兄弟,你看上去怪怪哦。”Harold用袜子丢他,男孩苦笑着躲开了。“最近镇上的alpha都流行玩什么啊?”Desmond靠在床头翻看教会杂志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




“还不是就那些,对了,唱片店二楼开了个新地方叫录音棚,他们说猫王就是靠这个玩意录唱片走红的,大家都在排队等着进去玩,我约了Lisa一起去,你要是不介意当电灯泡,我带你一个。”哥哥起身关好门然后摸出卷烟抽起来。Desmond没说话。Harold觉得奇怪,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Desmond打了一个哈欠屈身上床,背对着哥哥似乎要睡过去。




Harold挤过来。“热,下去,我要睡了。”Desmond推着他。“去你的,Desmond,你心事都写在脸上的,你在生气,肯定和Smitty有关对不对!那小子干嘛了!”Harold掐着Desmond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告诉我,那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他要是敢欺负你,我会让他明白Doss家alpha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没有。他没有!哎,我就不能和你闲聊了吗!别掐我腰,我腰疼!”Desmond怒气冲冲地吼道,兄弟俩又你推我挡的嬉闹了一阵Harold才心满意足地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我电话帮你问了拖拉机的事,老板说帮我留意着,不用谢。”Harold在睡着前说。




Desmond嗯了一声当作回答。




Harold起身看了Desmond一会儿又重新躺下。“你肯定在生气。别否认,我是你哥,我什么都知道。如果明早起来你想找个人说说,我在这儿等着你。晚安,我亲爱的小弟弟。”




“晚安。”Desmond赶在自己因为哭泣塞住鼻子前说道。




第二天一早吃早饭时Desmond主动帮Harold倒了一杯牛奶。Harold猜弟弟已经没事了,吃过饭之后就去船厂上班了。




送走病人,Desmond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有一件事,Smitty误会了很久,而Desmond从来没有给他解释过。在alpha心里他们彼此都是对方的初恋,实际上,在Smitty之前,Desmond曾经暗恋过隔壁班的女孩,作为omega,Desmond挺早熟,对于爱情也充满渴望,虽然行为保守,骨子里他依旧是个浪漫的人。Smitty独占欲很重,为了避免麻烦,Desmond从来没有给他说过初恋这件事。




这件事说明什么呢?说明Desmond其实蛮有心眼,只是在一个好人身上,有心眼这件事不会伤害到别人。




这天下午,Smitty回来了,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镇上的理发店。他困得在椅子上睡着,连理发师给他用毛巾绞脸时也没能醒过来,就只哼哼了两声。剪完头发修完脸,Smitty伸着懒腰大方地留下了两块钱作为小费。在推门出去的瞬间,他差点没吓得大叫起来,Desmond靠在路灯下似笑非笑地等着他。




只惊慌了一秒不到,Smitty就恢复了冷静。他眯着眼睛慵懒地笑起来,在Desmond朝他走过来时抓着他的手臂将他带进自己的怀中。“回来啦?”Smitty轻啄着Desmond有些干裂的嘴唇问道。“昨天回来的。”Desmond搂着他的腰,两人顺着街道走下去。出于心里有鬼,Smitty全身心地准备迎接Desmond的质问,连要去哪里都忽略了。




“我昨晚去你家了。”Desmond说,他贴着alpha的身躯,所以很明显地感觉到Smitty僵硬了一下。




“噢。我昨天没在家。”Smitty讨好地捏了捏Desmond的肩膀,omega紧紧地贴着他,Desmond在公共场合少见的亲昵让Smitty有点紧张,他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各种应对的借口,“Glover先生,就是之前和Howell做生意的那个南方人,我和他们在一起喝了几杯,就在Howell家里睡了。”




“是嘛。”Desmond在红绿灯前停下,Smitty这才发现两人走到了五金店这边。“我爸让我来取零件,小货车底盘坏了。”Desmond说。“我给宝贝买辆新车怎么样?”Smitty充满自豪感地说。




“你哪来这么多钱。”Desmond笑道,就好像他在开玩笑。“难道你又去骑牛了?”




“对啊。咬我啊!”Smitty隐约觉得Desmond的笑眼中乌云滚滚山雨欲来,他下意识地吞咽着口水,眼睁睁地看着Desmond的脸在自己面前变得严肃起来。




中午街上没什么人,绿灯之后也没有车辆通过,Smitty焦虑地等着Desmond说话,而对方只是用那双褐色的眼睛冷静地看着他。这种磨人的拉锯战不是Smitty擅长的,他有些无赖相地朝地上唾了一口,Desmond松开他紧握着拳头后退半步死命地瞪着他。“出去玩玩怎么啦!”Smitty伸手习惯性地拢头发才想起自己刚剪了头。“我还让Harold帮我去问拖拉机的事。”Desmond吸了吸鼻子,这让Smitty不安起来,“你根本是在骗我对吧?”




“没有!”Smitty不耐烦地吼道。他上前一步,Desmond又后退一步,这让男孩生起气来。“你莫名其妙和我闹什么!我又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这是什么?”Desmond松开拳头将手心里的那片东西露出来。Smitty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这是赌场的筹码对吗?”Desmond说完这句话紧紧地咬住了下唇,他深深地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能继续说话而不是哭出来,“Smitty,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去赌钱了?”




“你他妈的刚才摸我包!”Smitty恼羞成怒地吼道,他下意识地激烈反抗着Desmond对自己的控制,但是他没有意识到他现在的样子在未婚夫眼里就像失去了理智一样。




Desmond痛苦地想了半天,他等大了眼睛看着Smitty,眼眶里的泪水慢慢地流出来,在皮肤上留下两道晶莹的痕迹。“我刚才偷盗了是吗?”Desmond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道。Smitty试图从Desmond手里抢过那枚筹码,Desmond躲开了。“还给我!”alpha气冲冲地说:“这是我的幸运筹码!”




Desmond用袖口胡乱地擦干净脸上的泪水,他强忍住抽泣,举起手中的东西朝着alpha挥了挥,“给你的宝贝说再见。”然后对准下水道口丢了过去。




“你敢!”Smitty扑了个空,眼睁睁地看着红色的筹码滚进了下水道里。“婊子养的!”他转身揪住omega的手臂,拳头举到一半时意识到这是Desmond,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你想打我吗?”Desmond双唇颤抖地问。他被alpha紧紧地抓住,手臂上肯定会留下淤青,Smitty松开了他,Desmond想走,alpha又赶紧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按进怀里。




“让我走,放开我!”Desmond在Smitty怀中无力地挣扎着。“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上瘾,我只是玩玩……”Smitty语无伦次地反复解释道,可是Desmond根本听不进去,他只想离开。




使劲推开Smitty,Desmond显得十分狼狈,他喘着粗气和alpha对视,这让Smitty感到难堪。“你知道为什么我没告诉你我去赌场玩吗?就因为我知道你会这样!别人的omega都没管这事!就只有你才上纲上线!”男孩吼道,“何况我没输钱,我他妈的还赢了一大笔!我还想着给你买车,你还想怎么样!”




Desmond窒息般地愣在那里,他试图在alpha脸上寻找关于这段对话的真实性,猛地又意识到他说得对,就像他今天在诊所里给老人家体检身体时叮嘱“注意胆固醇别吃蛋黄”那样令人生厌。“是吗?”Desmond痛苦地地低下了头,“这还……”他感到害怕和厌倦,就像每日祈祷那样,他必须每日提醒这个即将和自己成婚的alpha,别骑牛别赌钱别赛车别嫖娼爱家庭爱小孩多吃青菜少喝酒……这算什么?omega婚后生活指南吗?




Smitty见Desmond摇着头不住后退,他想要拉住他。




“不!”Desmond大吼着躲开他。男孩的声音那么大,Smitty也吓到了,旁边黄油店的老板也开门探头探脑。




“别来找我。”Desmond充满敌意的眼神让Smitty手脚发凉。“就,别来找我。”说完男孩快步走开了。




Smitty怒视着Desmond的背影。他明白他的愤怒更多来源于自己,他恨自己,他害怕Desmond用分离作为报复的武器,却又忍不住耍alpha威风,他是那么相信Desmond无条件地爱着自己,却忽略了脾气再好的人也有自己的底线。




tbc

评论

热度(207)

  1. 日渐消瘦沉醉不起 转载了此文字
  2. 盐的代价沉醉不起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转发转发转发转发 写的太棒了